《华盛顿邮报》易主

2013年8月5日,《华盛顿邮报》易主。


美国最主流的报纸之一、《华盛顿邮报》董事会主席唐纳德·格雷汉姆当地时间本周一宣布,其家族已经同意将《华盛顿邮报》出售给电商巨头亚马逊公司的创始人贝佐斯,价格为2.5亿美元。消息一出,引发业界和该报读者的广泛关注。这一举动再次表明,在网络新闻时代,报纸的赢利能力受到严重的打压,生存难以维继。近年来,美国的纸质媒体频频被出售,美国三大新闻杂志之一的 《新闻周刊》几易其手 (该刊的老东家就是华盛顿邮报公司, 2010年被出售给一家网站),就在几天之前, 《波士顿环球报》被出售给一位亿万富豪。而鉴于 《华盛顿邮报》的影响力比较大,它的被出售或许对整个行业更具有标志性的意义。

陷入困境:邮报的发行量和利润严重下滑

格雷汉姆家族1933年收购《华盛顿邮报》,一直掌管这家美国媒体至今。期间,由于该报两名记者报道“水门”事件而导致尼克松总统下台,这让《华盛顿邮报》成为美国影响力最大的报纸之一。但即便如此,受到网络的冲击,邮报的发行量几乎年年下降,利润同样也是逐年下滑。今年第一季度的日均发行量相比于去年第四季度下滑8.3%,如今的日均发行量只有47.3万份。而在三年之前,这个数字是57万8482份。就利润而言,今年一季度较去年四季度下滑幅度高达83%。

“一想到要被出售这件事,我们家族的每一个成员都感到惊恐。但是当我们知道买主是贝佐斯的时候,我的想法和感情发生了改变。 ”唐纳德说,“在可预见的未来,邮报在不改变所有人的情况下也能活下去,并且维持一定的盈利,但我们并不想仅仅是活下来。当然我并不是说出售就必然保证能成功,但成功的机会显然会更大。 ”

而贝佐斯在收购之后向邮报的员工写了一份备忘录,他称报纸虽然易主,但自己不会去改变邮报的价值观。邮报的出版人凯瑟琳·魏茅斯在给员工的一份备忘录中则表示:“我们找到一位能够继续格雷汉姆家族优秀传统的所有人,自从格雷汉姆家族接手邮报,特别是在过去的四十年中,邮报因为其优质的新闻而赢得了世界声誉。 ”

这次向贝佐斯出售的只是 《华盛顿邮报》本身,并不包括邮报公司旗下的其它资产。邮报公司旗下拥有一些教育资产以及杂志和网站,如《外交政策》和石板书(Slate)等都不在出售之列。另外,邮报公司位于华盛顿市区的总部大楼也不在出售之列,该大楼因为在1976年曾拍过一部有关水门事件的电影而出名。

力量转移:权力从传统媒体向硅谷转移

对于这次并购,《华尔街日报》撰文称,亚马逊公司的创始人贝佐斯收购一家美国顶级的报纸,这意味着硅谷在媒体领域的崛起,同时传统媒体的影响力在下降。而《金融时报》则认为,在网络时代,贝佐斯的这一次收购表明,拥有雄厚资金的网络巨头能够对《华盛顿邮报》乃至整个报业产生巨大影响,这个由网络巨头影响传统媒体的时代或许已经来临。硅谷曾经彻底改变了媒体的生存方式,但硅谷的巨头门曾经反过头来希望帮助传统媒体以应对网络的冲击,比如苹果公司的已故创始人乔布斯就想帮助 《纽约时报》,只是如今《纽约时报》的网络订户已经逐年增加。

当下,美国的很多报纸都在为生存而挣扎。根据美国报业协会的数据,从2007年到2012年,美国报纸的广告收入下降幅度超过55%,很多报纸被迫削减成本甚至申请破产,就在三天之前,《纽约时报》公司将旗下的《波士顿环球报》出售给一位亿万富豪,价格只有7000万美元。在20年前,《纽约时报》收购《波士顿环球报》时,其价格高达11亿美元。

邮报公司的董事长唐纳德周一接受采访时表示,贝佐斯是一位创新者,他能够将遭遇困境的业务转亏为盈,因此邮报对于贝佐斯寄予厚望。 “但贝佐斯也是一位商人,而不是魔术师,他将努力工作找到新闻行业当今面临的问题和解决办法。 ”唐纳德说。

今年年初,唐纳德就聘请了一些投资银行寻求出售邮报,因为他自己觉得自己无法再带领邮报向前发展,因此需要找到新的老板。

唐纳德在硅谷有很强的人脉关系网,他曾经担任过脸谱网创始人扎克伯格的顾问达数年之久,认识很多硅谷的科技富豪,包括贝佐斯在内。唐纳德接触过贝佐斯,但一开始贝佐斯并无意向。后来到了7月份,贝佐斯给唐纳德发了一封电子邮件,“如果你有兴趣,我也有。 ”

贝佐斯本人1995年创建亚马逊,现在身价超过260亿美元,根据福布斯富豪榜的排名,他是全球第19大富豪。

就出售问题,唐纳德和贝佐斯谈过两次,每次时间超过三小时,最后才敲定。邮报公司在把旗舰资产 《华盛顿邮报》出售之后肯定会改名,至于公司新的名字是什么现在还不知道。

新闻理想:从长远的角度考虑人类未来

很多人可能会想,贝佐斯为什么要收购《华盛顿邮报》?现在的报纸从商业的角度讲大不如以前,甚至可能会亏损。分析人士认为贝佐斯这么做可能是为了实现其长期拥有的新闻梦想。

贝佐斯曾经因为创办亚马逊公司以及推出图书阅读器Kindle而彻底改变了人们的读书方式,并且宣告了电子出版时代的来临。今年年初,贝佐斯还投资了一家新闻网站:商业内幕(Business Insider)。

熟悉贝佐斯的人称,贝佐斯几乎天天都看报纸,但是看的不是纸质版,而是通过Kindle来阅读。另外,贝佐斯还经常与公司的管理人员一起讨论有关他读过的关于领导力的书。

尽管贝佐斯在给邮报员工的备忘录中称不会参与邮报的日常管理,但他肯定会在邮报的经营发展中留下烙印。贝佐斯对于出版行业的长期思考可以解释为什么他会收购邮报,一名亚马逊公司的前高管说,这个交易反映了他对于几个行业相互融合的一种热情。

贝佐斯大学毕业后曾经在纽约工作,从事金融行业,1994年辞职后来到西雅图,创办亚马逊。亚马逊一开始的几年中并不盈利,到了21世纪之后由于人们逐渐习惯于网上购物才开始盈利。

贝佐斯后来还投资了一些看起来似乎很奇怪的东西,比如创立太空飞船公司,最奇怪的一项投资就是建造一个名为“万年钟”的大钟,“这些其实都反映了他的长期思考和对社会的长期责任,我们人类现在从技术上讲已经如此先进,但这有时候却是相当危险的,因此有必要从更长远的角度思考人类的未来。 ”这名高管说。

收购这样一家久负盛名的报纸,或许反映的正好是贝佐斯对社会的思考,因为媒体是维护社会公平与正义的重要力量。

另外一位媒体管理人员称,贝佐斯接手之后可能会推进邮报的数字化战略,“对新闻的兴趣将是他对图书和出版兴趣的一种延伸。这将让他在华盛顿有一个支点,他可能将这个看作是一项资产,但由于邮报的立场,这也可能成为贝佐斯的负资产。 ”

贝佐斯写给邮报员工的备忘录:报纸的责任是为读者而非老板服务

你们应该已经听到了这个消息,很多人在获悉这个消息之后可能会有些害怕。当一个家族拥有一张报纸长达数十年,当这个家族在这几十年中的行为不管是在好的时代还是艰难之时都富有信念、同时兼顾原则时,当这个家族成为优秀价值观的掌舵者,当他们做的工作是如此出色之时,担心变化是唯一自然的反应。

因此,让我从关键的东西说起,邮报的价值观无需改变,报纸的责任仍然是为读者服务,而非为报纸老板的个人利益服务。我们将会沿着这个真理向前,而不去管它会带领我们走向何方。我们将会努力工作避免犯错,当我们行动的时候,我们将会迅速而彻底。

我不会指导邮报的日常工作。我有幸居住在另一个华盛顿 (位于美国西北部的华盛顿州,亚马逊的总部位于这里),在那里我有我喜爱的工作。邮报已经有了一个非常优秀的领导团队,他们对新闻业务的了解要远比我强,我对他们能够留下来心怀感激。

当然,在未来的几年里,邮报会有所改变。这是必然的趋势,即便是其拥有者没有变更。网络已经改变了新闻行业的每一个因素,它缩短了新闻的周期,侵蚀了报纸长期赖以生存的收入来源,产生了新的竞争关系:有些新闻的采集成本很低甚至无需成本。未来会走向何方没有路线图,而找到一条好的道路并非易事。我们需要创新,需要去创造,这就意味着我们需要进行新的实验。我们的试金石将是读者,理解他们到底关心什么:是政府、地方领导人、餐馆的开张、商业、慈善还是体育等等,我们将根据读者的喜好来工作。我对于拥有去创新和创造的机会感到兴奋而乐观。

新闻业在一个自由的社会扮演着非常关键的角色。作为美国首都的本土报纸,邮报显得尤为重要。我要着重指出的是格雷汉姆家族所表现出的两种勇气,这也是我作为报纸拥有人所要效仿的。其一是敢于说等待的勇气,要确信之后才能刊发,对新闻不能只有一个来源。因为很多新闻与现实中的人、他们的名誉以及他们的生计和家庭都利益攸关。其二是咬定青山不放松,而不管代价几何。我希望没有人会威胁我的人身安全,如果有人这么做,我要感谢凯瑟琳·格雷汉姆女士(在她掌舵期间,华邮报道了水门事件),我准备好了。

我想说的最后一件事无关于报纸以及所有权的变更,我想说的是在过去的十多年里我非常有幸认识了唐纳德先生,我不知道还有比他更好的人。

上一篇: 历史上的8月5日

下一篇: 标普将美国信用等级下调至A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