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世:意象派画家保罗·克利病逝

1940年6月29日,意象派画家保罗·克利病逝。


保罗·克利( Paul Klee 1879-1940 )--最富诗意的造型大师。出生于瑞士艺术家庭,父亲是德国人,母亲是瑞士人。对后来他的艺术生涯奠定基础。年轻时受到象征主义与年轻派风格的影响,产生一些蚀刻版画,藉以反映出对社会的不满。后来又受到印象派、立体主义、野兽派和未来派的影响,这时的画风为分解平面几何、色块面分割的画风走向。后来在1920-1930年任教于鲍豪斯学院,认识了康丁斯基、费宁格等,被人称为“四青骑士”。 1935年得到皮肤硬化症, 1940年6月29日,保罗·克利由于心脏病发作,在洛迦诺逝世,时年61岁。

个人生平

1879年12月18日,出生于瑞士伯尔尼的明兴布赫塞。父亲汉斯·克利是师范学校的音乐教师;母亲依达·马利亚是一所音乐学校的声乐教师。因而保罗·克利自幼爱好文艺,在中学时代即写过短篇小说,作过诗,并且是业余小提琴手。

1898年,他通过了伯尔尼的文科考试后,到慕尼黑,在海因里希·克尼尔的画室学习绘画。在画过几幅人体素描之后,克利坚信自己在绘画上具有发展的前景,决心做一名画家。

1900年,他通过了慕尼黑美术学院的入学考试,被编入弗朗茨·冯·施蒂克尔的画室,与瓦西里·康定斯基同学。这期间,他认识了慕尼黑一位医生的女儿莉莉·斯通普特,她是一位钢琴家,他们对音乐的共同爱好促成了后来的婚姻。

1901年秋季,克利与雕塑家赫拉一同赴意大利考察文艺复兴艺术。到了米兰、锡耶纳、里伏那;第二年春天又赴罗马,夏季到了那不勒斯、罗马、佛罗伦萨,几乎把意大利环行一周,对古典艺术了解至深。

1905年,到巴黎对印象派画家推崇备至。

1906年,迁居慕尼黑与莉莉·斯通普特举行了婚礼。

1912年,参加青骑士集团。

1914年,与马克一同到北非旅行,画了许多水彩画,开始了对色彩的研究。此后服兵役,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

1919年,开始画油画,色彩厚重,显得有些沉闷。例如《R庄园》,便是这时期的作品。

1920年,他应建筑师格罗皮乌斯之聘,到包豪斯教学.

1925年,总结其授课心得,著《教学笔记》一书出版,是包浩斯教学经验的宝贵财富。

1931年,他离开包豪斯后,到杜塞尔多夫学院执教。

1933年纳粹执政后被驱逐出境,回到瑞士的故乡伯尔尼,潜心于绘画艺术的研究。

1937年希特勒举行“颓废艺术展”时,有克利的17件作品。

1940年,在瑞士洛迦诺的宅邸中逝世。

个人简介

瑞士画家——保罗·克利Paul Klee

《鱼的循环》保罗·克利

克利早年致力于音乐和视觉艺术。1900年他考入慕尼黑美术学院,从师弗兰兹·冯斯塔克学习绘画。1912年克利认识了俄国印象派画家瓦西里·康定斯基之后,克利参加了在慕尼黑举行的先锋派“蓝色骑士”画展。1920年到1931年期间,克利在包豪斯设计学校教授绘画,后来在杜塞尔多夫学院任教。

1933年希特勒出任国家元首之后,克利受到纳粹的无端攻击。他们把克利当作堕落的外国人来对待,他离开了德国,前往意大利,后来到了法国,最后在瑞士定居。

保罗·克利出身于瑞士伯尔尼郊区一位音乐教师家庭。克利自幼爱好文艺,中学时就写过小说作过诗,还是业余小提琴手。19岁时入慕尼黑库列尔的画室学习绘画,21岁考入慕尼黑美术学院,在丘特维克的画室与康定斯基同学。

20世纪初年克利广游意大利考察文艺复兴艺术,因此他对古典艺术了解甚深。1905年来到巴黎对印象派推崇备至,次年迁居慕尼黑于1912年参加“青骑士”团体。大战爆发后应征入伍,直到大战结束开始作画。尔后应聘包豪斯学院任教,希特勒执政后被驱逐出境又回到故乡,逝于洛迦诺。

克利的艺术是一个复杂的文化现象,他那变化多端的艺术语言令人眼花缭乱,捉摸不定。这是因为他的思想总是在现实与幻想、听觉与视觉、具象与抽象之间自由往来,因此人们视他为超现实主义画家。在他的笔下,形体、线条和色块的组合,时而从某种观念的符号,时而从童稚的天真想像,时而从客观形态本身的节奏,时而从化着乐曲的声音世界里跳跃出来,克利总是敏锐地把握着奇妙的图画。不管怎么看克利所使用的艺术语言,或具象形象或抽象符号,都是来自他对客观事物的感受,是从客观形态的认识中提炼加工而成的。在创作过程中,画家自身各种素质起了作用,他企图运用创造的语言表现自己的思想情感。

作品简介

保罗·克利的画作多以油画、版画、水彩画为主,代表作品:《亚热带风景》、《老人像》等人物画等都是他的代表作。古根汉美术馆等美术馆都有收藏他的作品。

相关信息

克利在对色彩、形式和空间方面创立了独特的表达方式。这位伟大的幻想家创造了一门抽象艺术,他的北非和欧洲之行,以及他对梵高、保罗·塞尚和亨利·马蒂斯的崇拜,对他的作品都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二十世纪变化最多、最难以理解和才华横溢的杰出艺术家之一。

瑞士画家——保罗·克利Paul Klee

《唠叨的机器》保罗·克利

由于这位艺术家从成熟的时候起,就连续不断地反复研究离本质更近的主题和形式,所以很难探索他在风格上的发展。

克利是一个既浪漫又神秘的人。他把绘画或者创作活动,看作是不可思议的体验,在这个体验过程中,艺术家在得到启发的时刻,把内心的幻象和对外部世界的体验结合起来。

保罗·克利(1879~1940年)生于伯尔尼附近的穆尚布希,逝于特辛的穆拉尔多·劳卡尔诺。保罗·克利的出现几乎可以说是个奇迹。从光荣的十五世纪以来,日耳曼各国似乎不曾出过第二位象他如此杰出的画家。在这后半个世纪中,也没有第二个远离纳比派、野兽派和立体派运动,并且与巴黎画派无干,然而却具有如此纯正影响的人。此外,毕加索的丰富变化是天才地使我们回顾形式的历史,而克利的画则使我们朝向未来。它不是可以被轻易了解的。在他的作品中,找不到任何绘画的版本,即使不说它的一切都是人们未曾见过的,起码它们都是没有被充分表现过的。乍看起来,它们象是费解的结构和稚拙的图画。但如果我们细看一下的话,就会逐阶段发现一个隐藏着的世界。从这种艺术的奥妙之中,出现了充满幻想的王国,它们正在一个一个地显现和清楚起来。

尽管他出生在瑞士,父亲是祖籍巴伐利亚的音乐教员,母亲是伯尔尼人,但他的整个生涯却是在德国渡过的。他在音乐和绘画之间犹豫了一阵之后,还是决心投身绘画。他曾在慕尼黑美术学院随弗朗兹·梵斯托克习画。在短期逗留于意大利和巴黎之后,他定居慕尼黑,娶了一位钢琴家为妻。1908~1910年间,他发现了塞尚、高更和马蒂斯的作品。作为青骑士创始者康定斯基和弗朗兹·马克的朋友,他也和该派一起展出作品。1913年,他在巴黎呆了差不多一年时间,然后前往突尼斯的凯鲁万。这次旅行对他的艺术演变具有决定性的作用。这时,克利已经三十五岁了,主要是位素描画家,在色彩方面,只画过一些水彩。在其《日记》中,他写下了这些特点有意义,证明他的生活和艺术出现了新纪元的话:“我已经和颜色成为一体了,我已经是位画家了!”从1920年起,他作为包豪斯的教员,先在魏玛,后在德绍教书。1928年到埃及旅行之后,他被任命为杜塞尔多夫美术学院的教员。由于坚决反对希特勒主义,他于1933年离开德国,定居瑞士,直到去世。

克利画了大量素描。这是他作品之所以深刻的秘密之一。他使用具有代表性的语言,写生中所作的记号本身就有着极为尖锐的个性,斧劈状和结霜状的笔触和非具像素描都独具一格。他在那些素描中,通过蜂窝状的线条,创造出自己独特的世界。我们看到,他在画中尝试一种象征文字般的东西,某种具有综合力的解释,一些从不确定的符号,从中产生出先是迷宫一般,很快又使我们隐约看到其崭新含义的笔法。这些素描有着由组合、对立、摇摆和决裂组成的韵律----一种抛物线,从中可以找到被称为箭的方向的东西。城市中房屋的嵌合,鱼在水中的游弋,植物的涌现,火的蔓延,波浪的滑动,晶体的形成,道路的分合,离去和归来,这些不断向人提出询问的东西,克利都通过形象,把它们的永恒生活成功地展示在我们面前。

在他的画中,还有一种与这种素描相适应,并赋予它激情的颜色。通过兰色的推进,灰色的后退,画家使颜色面产生空间和振响。克利从塞尚那里得到一个信念:自然不在外部,而在内部深处。表面的颜色要表现内在的力量。对于他来说,颜色已无任何补充含义,这是画面组织不可分割的部分。看到这些被偏向橙紫的红色所中断的天兰色调,这些金赭色,镉色,以及带有茶色迹象的淡百合色,人们怎能不被它们俘虏呢?克利有时也运用野兽派画家的色彩,不过,绝无那种刺人的生涩。他那发出柔和暗淡光彩的红色和绿色会使人想起美妙的月光。它“本身就象是太阳的梦,主宰着梦幻的世界”。除了擅长素描和色彩之外,他还具有善于组织体面,以产生节奏的天赋。他在白色和棋盘格般的最黑颜色之间,调整着色彩的变化,犹如迭印一般地重合着他的光棱镜,创造着距离,表达着动荡。

克利存在于他新创造的一切之中,他不是通过形体模样的某种反映存在于表面,而是要深刻得多。可以说,在自然中抓住了它最初的颤音之后,他就已经把自己整个展现在我们的面前:那些在水底颤动的纤毛虫网,风化成粉末的峰峦、生长着的植物。他能把形象赋予本无轮廓的东西,逃走的东西,过去了的东西:花朵、波浪、烟雾。在今天,他可能是唯一不作印象派的画,却又能把天空画得充满生活的画家。他笔下的天就象在晴和日丽之时,躺在草地上所看到的那样。

1924年左右,克利在一些心得中记下了他对于艺术的想法,并于翌年在包豪斯出版社以笔记形式出版,书名为《教学速记》。该书体现了其美学的某些片断,显然他用以授课的这一理论不能予其绘画以艺术价值。不过,它在预防运用现成的观察方法和有程序的手法方面,能够指引画家去寻求新的表达方式。克利一拿起画笔,便以极端的自由奔放冲入奇思遐想的即兴创作之中,这样的作品无法被吸收仿造,而永远都是创世纪。他一直都认为人们努力去画一幅画在逻辑上是不通的。他说:人们在学习,在通过寻找本源去认识某种事物,去研究可见物的史前形象。然而这还不是高水平的艺术,因为神秘是在高水平之上才开始的。克利进而认为:“直觉是决不可能被替代的”。在进行极其深入的简化同时,克利有幸把他进行创作的一切方法忘得一干二净.无疑在某些油画作品中,这位作过二十多年教育家的人必然表现出其规范来。但是很快,就主要由灵感来展开他的诗情画意。“通过回忆而变成抽象”,他在日记中这样写道。最近二十年中,没有任何画家在作品中表现出如此神秘的相适,销魂和带有如此稀有的激情。他的主要传记撰写人威尔奈·哈弗特芒先生告诉我们:“他是个有新感受的原始人”。

为什么我们似乎觉得他的艺术的美首先在于有音乐感和诗意呢?在克利的画中是否有过某种向它们转变的尝试呢?应该说丝毫没有.而假使是那样的话,那就是一种欠缺的标记,一种对素描和颜色源泉的低估。可以说,在这位受人热爱的画家作品中,我们所看到的是每一种独特的艺术在我们身上激起的直接感觉之外的间接感觉能力。这些间接感受是通过感官传递给我们的,而且它们也是首先给予感官的。简言之,在一位象克利这样重要的画家作品中,一切都在进行着视觉表达,一切都从那里经过,并由这种表达展示给我们,那些帮助我们去进行发现的东西首先被他分解为线、面和颜色,然后,这些成份本身就会使得一种发现产生出来。保罗·克利的秘密就在于此。任何人比他更能接受和更适合于表现生命的独特运动。

克利在创作的核心处捕捉住了这一迸发。他说:“就象孩子们在游戏时摹仿我们一样,画家在摹仿着出生地和创造着世界的那种力量”。他把这一力量的根源变为相当模糊不清,甚至有点神奇,带有东方主义色彩的想法,他所喜爱的首先是寓意,感受到了如此遥远,以至他最多只能想象得出其使者的上帝。他的所有作品几乎都是画在画布、纸板和小张画纸上的。可以说他在深度上获得了他拒绝在广度上展开的东西.他的作品具有绝对的个性,任何自我中心都不能把它再孤立一步,任何超人之物都不能使它变得高傲。恰恰相反,作者以廉逊使我们看到宇宙力量的结晶。保罗·克利的画展现了空间的情景和我们所处的世界的波动节奏。它直抵我们最深的秘密区域,敞开一些神秘的出口,但同时又从不丧失其真正的存在意义,他的语言永远是可视的。

《死与火》创作于画家生命的最后年头,当时画家患了重病,生命垂危。画面上弥漫着一种浓厚的凄凉和哀愁的氛围,这不是一种主观臆断的猜测,而是画面上的艺术感染力使然。画中粗重的黑色线条隐藏着一种不堪负荷的沉重。中间有符号语言组成的苍白的人物形象,就像一个骷髅头一样,让人感受到一种死亡的预示。并且仔细观察会发现这个形象的 眼睛和嘴巴是由“T”、“O”、“D”三个字母组成,而这三个字母组成的“tod”一词,在德语中正是死亡的意思。克利对这个形象处理得极为特别,一方面采用了图画和文字组合的方式,看上去新颖、有趣;另一方面,这个形象从轮廓上看是个面向左的人,可在五官的处理上却是面向大家,这中反常的处理,使画面妙趣横生,也体现了画家一种别致的幽默,这扭曲的形象仿佛是画家对死亡的一种身不由己的无奈和反讽。这一绝妙的处理也彰显了画家的生活情趣、艺术才华,性格特征。画面的右方有一个由粗线条构成的象形文字小人,正在扎这个人头,它是病毒或者疾病的象征。人物在左手托起了一个圆圈,这是太阳的象征,也是时间的象征。它表示死亡是任何人都无法逃避的结局,它只是一个过程,画家会轻松地面对。正如画家在给朋友的信中写到的那样:'当然,我并不是偶然地走在通往死亡的路上,我所有的作品都指向一点,并且宣称,终期降至了。'因为有对人生、对死亡的深刻理解,所以画家从容面对,并且不失理智以及对生命最后的戏谑和幽默。

画中的色彩有一种令人压抑的恐怖感。火红色的背景有一种死亡的气息,苍白色的人物形象仿佛是坐在血里的病人,整个画面色彩的搭配有一种古墓中壁画的陈腐之气,各种符号语言也有一种神秘的色彩和玄学的味道。

本世纪的艺术家没有谁比保罗·克利更值得被誉为宇宙画家了;没有哪个艺术家像他一样,将整个宇宙作为他的题材,并选其丰富及统一的一面来描绘。无论如何,在每一幅画里,他都表现这个宇宙的原理,这原理即是克利终其一生所推崇的德国浪漫主义诗人所称的“宇宙的灵魂”。

作品欣赏


瑞士画家——保罗·克利Paul Klee


瑞士画家——保罗·克利Paul Klee


瑞士画家——保罗·克利Paul Klee


瑞士画家——保罗·克利Paul Klee


瑞士画家——保罗·克利Paul Klee


瑞士画家——保罗·克利Paul Klee


瑞士画家——保罗·克利Paul Klee


瑞士画家——保罗·克利Paul Klee


瑞士画家——保罗·克利Paul Klee


瑞士画家——保罗·克利Paul Klee


瑞士画家——保罗·克利Paul Klee


瑞士画家——保罗·克利Paul Klee


瑞士画家——保罗·克利Paul Klee


瑞士画家——保罗·克利Paul Klee


瑞士画家——保罗·克利Paul Klee


瑞士画家——保罗·克利Paul Klee


瑞士画家——保罗·克利Paul Klee


瑞士画家——保罗·克利Paul Klee


瑞士画家——保罗·克利Paul Klee


瑞士画家——保罗·克利Paul Klee


瑞士画家——保罗·克利Paul Klee


瑞士画家——保罗·克利Paul Klee


瑞士画家——保罗·克利Paul Klee


瑞士画家——保罗·克利Paul Klee


瑞士画家——保罗·克利Paul Klee


瑞士画家——保罗·克利Paul Klee


瑞士画家——保罗·克利Paul Klee


瑞士画家——保罗·克利Paul Klee


瑞士画家——保罗·克利Paul Klee


瑞士画家——保罗·克利Paul Klee


瑞士画家——保罗·克利Paul Klee


瑞士画家——保罗·克利Paul Klee


瑞士画家——保罗·克利Paul Klee


瑞士画家——保罗·克利Paul Klee


瑞士画家——保罗·克利Paul Klee


瑞士画家——保罗·克利Paul Klee


上一篇: 苏加诺号召为独立而战

下一篇: 省港工人大罢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