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世:罗马皇帝朱里安去世

0363年6月27日,罗马皇帝朱里安去世。



弗拉维乌斯·克劳狄乌斯·尤利安努斯(拉丁语:Flavius Claudius Julianus,331年-363年6月26日),英文作朱利安(英语:Julian),君士坦丁王朝的罗马皇帝,361年-363年在位。有时候他被称为尤利安二世,以与193年在位的狄图斯·尤利安努斯区分。

他在位期间,由于他对希腊哲学的热爱,让他赢得了哲学家尤利安( Julian the Philosopher)的称号。尤利安出生就受洗,在严格基督教教育下长大,但后来却转向希腊罗马的传统多神信仰。他师承于新柏拉图主义,崇信神秘仪典,支持宗教信仰自由,反对将基督教信仰视为国教,因此被基督教会称为背教者尤利安(Julian the Apostate)。他在位期间努力推动多项行政改革,是罗马帝国最后一位多神信仰的皇帝。

生平

早年生活

尤利安在331年生于君士坦丁堡,是尤利乌斯·君士坦提乌斯的儿子。尤利安的父亲与皇帝君士坦丁一世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尤利安的祖父是西罗马帝国的君士坦提乌斯·克罗鲁斯。

君士坦丁大帝在337年死亡后,皇室诸子都想成为帝国唯一的领袖,于是国家陷入不断的战斗与阴谋。尤利安的堂兄君士坦提乌斯二世(崇信基督教阿里乌教派)决定消灭尤利安的家族,将其祖父的异母旁支宗室全数屠杀殆尽。最后,君士坦丁王朝的同族男性只剩下君士坦提乌斯二世、君士坦斯、尤利安以及尤利安的异母兄长加卢斯(Gallus)。后来帝国便由君士坦提乌斯二世、君士坦斯与君士坦丁二世各取得一部分领土,共同统治罗马帝国的疆域。但君士坦提乌斯二世对两位幸存的堂弟尤利安与加卢斯心存戒蒂,因此让他们远离帝国中枢,并接受严格的阿里乌派基督教教育。

尤利安早年所受的教育,在他未来的心理成长中造成相当大的影响。他在卑斯尼亚(Bithynia)由外祖母扶养,并在七岁时开始接受优西比乌斯(Eusebius)的教育。优西比乌斯是阿里乌派的神学家,并担任尼科米底亚的主教。342年,尤利安与加卢斯流放到卡帕多奇亚的马塞鲁(Macellum),他在那儿遇到了基督教的主教乔治。在他十八岁时,尤利安的流放结束,并短暂地生活在君士坦丁堡和尼科美底亚。

公元351年,尤利安回到小亚细亚学习新柏拉图学派,后来并受教于以弗所的马克西穆斯学习杨布里科斯的哲学。后来他在雅典认识了后来受封为圣徒的纳齐安的格列高里和凯撒里亚的巴西尔。

取得权力

君士坦丁二世在340年进攻君士坦斯时死亡。君士坦斯在350年被自立为帝的军人马格嫩提乌斯所杀。尤利安的兄长加卢斯在351年被君士坦提乌斯二世拔擢为“凯撒”(注:自戴克里先之后,凯撒专指“副帝”,而奥古斯都则是“正帝”的封号),负责管理帝国的东方。后来君士坦提乌斯击败了马格嫩提乌斯,成为罗马帝国唯一的奥古斯都。加卢斯在354年因为残暴统治而被皇帝处决,尤利安同时下狱。然而罗马帝国此时在东方受到波斯的威胁,美索不达米亚地区行省落入波斯的势力下,皇帝君士坦提乌斯二世仍需要一个同血族的亲人协助,355年他在梅狄欧拉姆(即今日的米兰)封尤利安为“西方的凯撒”,并将妹妹海伦娜嫁给尤利安。

之后的数年里,尤利安到帝国西部平定高卢地区的的日耳曼乱事。他在356年收复了阿格丽匹娜殖民地(今日的科隆),并在斯特拉斯堡战役中击败了强大的阿拉曼人。358年,尤利安征服下莱茵河地区的撒利法兰克人,并将他们迁徙至托克桑德利亚。在高卢期间,尤利安减轻了当地税赋,并直接管理比利时高卢行省。

在这段期间内,波斯国王沙普尔二世运用外交与战争两面手法,将罗马的美索不达米亚置于自己的势力之下。360年2月,君士坦提乌斯以东方战事不利为由,命令尤利安将麾下的高卢部队送往东方战场。尤利安深惧自己将重蹈兄长加卢斯的覆辙:先抽离他身边的兵力,再将他逮捕下狱。此时,高卢部队不愿前往陌生的东方,军队哗变。他们在巴黎拥立尤利安为皇帝,与君士坦提乌斯正式决裂。同年6月,尤利安的部队来到意大利,双方的内战即将展开。但此时君士坦提乌斯二世病死,遗命中,他只能承认尤利安为皇位继承人。

铸有尤利安皇帝侧面像的罗马金币

尤利安登基后,他立即减少宫廷的排场以及各项奢华支出,并驱逐与减少宫内的太监与佣人警卫,私人生活中奉行俭约的原则。妻子海伦娜在高卢因难产过世之后,尤利安便过著单身的生活。特别值得注意的,公元四世纪之前的罗马公民皆习惯剔除胡须,但尤利安喜欢穿着希腊式长袍,打扮成古代学者的蓄胡造型;为此他还写了一篇文章《厌胡者》。

重要施政及其结果

尤利安即位后就宣布宗教信仰自由。在当时,基督教教派繁多,一派得势后帝国政府即宣布其它派为异端,加以迫害(绝罚、免除教职、革出教门、流放、乃至于杀害)。朱利安受新柏拉图主义影响,上台后就实行反大公教会政策,大力扶助多神教,以及犹太教和基督教异端,大肆攻击正统派基督教,教堂被焚毁和抢劫,基督徒被赶出军队和学校,朱利安本人还写书攻击基督教。意欲改变自君士坦丁大帝以来,基督教在罗马帝国的独尊地位。这便是四世纪异教在罗马的复兴运动。

他的第二件大事是东征波斯。罗马帝国与波斯之间争夺西亚领土与亚美尼亚宗主权的战争,数百年来从未间断。363年春天,尤利安承续前任皇帝的事业,亲自率领六万精兵加上强大舰队出征,并占领了不少地方,但未能攻下波斯的国都泰西封。

为了改善国家经济状况,他进行了财税制度改革,并从平民阶层(Plebeii)中大力拔擢人才,进入以地区和地方宗社为基础的议会团体“库里亚”(Curia),为帝国的中间阶层注入新血。在司法方面,由于三世纪以后的地方司法已收归中央负责,为了减轻行省长官与其幕僚的负担,同时杜绝贪污、增加贫民上诉的管道,尤利安授权行省长官任命“代理法官(Iudicepedanei)”处理较小的案件。此外,尤利安完善邮政,改进军队的管理和训练以提高战斗力等等。

尤利安的宗教改革,尽乏在知识界不乏同情者,但却缺少社会认同的基础。基督教在罗马帝国境内传播已有两百多年的历史,从下层民众到宫廷、官吏,信仰者众多,其中更累积了许多神学学者的发展精华。而他对多神教的提倡则脱离不了神秘仪典的色彩,希腊罗马古神祇早已落入庸鄙的形象,恢复多神教的尝试不得人心。

他在位不过短短的二十个月,在历史上却留下“背教者”的恶名——当然是基督教写的历史,由此可以看出教会对他的怨恨。

至于他的远征波斯的结果,最后也以自己的阵亡以及继位者约维安的“割地求和”而告终。

远征波斯与死亡

尤利安远征波斯路线

363年3月,尤利安开始进行波斯萨珊王朝的远征,意图收复沙普尔二世攻下的美索不达米亚都市。受到罗马西比拉预言书的鼓舞,皇帝动员了九万人到了罗马东方都城安提阿,4月7日,大军集结后便进入了波斯的领域。

他的大战略如下:由普罗柯庇乌斯(Procopius)与埃及公爵塞巴斯蒂安(Sebastian)率领的三万人部队,向北朝尼昔比斯(Nisibis)前进,做为扰乱波斯情报的疑兵,并寻求亚美尼亚的增缓,再迂回南下波斯,平定米地亚(Media)和阿底比尼(Adiabene);而皇帝本人则亲自率领六万人的主力部队(包括罗马兵、高卢兵、阿拉伯的撒拉森等庞大的联合部队)进行主要的战斗,靠着一百艘船舰的运输与补给,沿着幼发拉底河南下进入波斯的核心地区。最后,两支部队将在波斯南都泰西封会师,一举消灭萨珊王朝。

尤利安首先来到由阿拉伯人所居住的波斯城市安纳塔(Anatha),当地人见到罗马大军与船舰阵式,立刻开城投降;尤利安将城内民众全部迁移到叙利亚去。接着到了梯卢塔(Thilutha)的堡垒,由于难以攻克,罗马军便继续向下游推进。十五天后,罗马进入波斯人弃守的玛西普拉克塔(Macepracta)。5月,尤利安攻下了亚述行省的第二大城佩里萨波(Perisabor,或称安巴Anbar),罗马军队得到十分丰厚的胜利品,并将无法带走的物资烧毁或倒入河里。推进到毛加玛恰(Maogamalcha)时,罗马人以挖掘地道的方式攻进城内,毛加玛恰城于是陷落,所有的堡垒和防御工事全部被夷为平地。

罗马军队来到萨珊波斯的南都泰西封南郊的都市柯区(Coche),5月29日,罗马人在夜间渡过底格里斯河进行攻城战。经过十二个小时激烈的恶斗之后,波斯领导人弃城而逃,罗马军获得了重大胜利(死亡数为70对2500)。大量的金块和银币、精美的武器和马饰,连纯银精制的家具,都成了罗马士兵的战利品。远征军只花了五十多天,便来到泰西封的城下。此刻为罗马远征波斯的最高成就。波斯王萨普尔派使者求和,但受到尤利安的拒绝。

不过,罗马军缺少围攻大城的能力,萨普尔的主力仍然留在城内避开决战;而罗马北方分遣部队,则由于两个将领的争执,以及亚美尼亚国王的阳奉阴违态度,迟迟无法与到达前线与尤利安会合。尤利安独排众议,决定离开幼发拉底和底格里斯地区,向波斯的内陆行省挺进,以避免受制于敌方并期待扩大战果,寻求决战。

6月3日,尤利安下令放火烧毁自己的运输船舰。有的史学家认为这是尤利安严重的错误举动,断绝了自己的补给线与退路,而基督徒更是附会传说,指称不信基督的异教皇帝,上帝便令他看到异象而疯狂;但另一派则认为此举无关正确与否,因当时罗马的进军方略已决定深入内陆,船舰无法跟随部队移动,与其抛弃贵重工具而资助敌人,不如自行消毁。无论如何,这件事造成了后来远征军严重的后果。

进入内陆后,波斯采取了坚壁清野的焦土政策作为应对。沿途的都市全都残破,罗马人“就食于敌”的想法破灭。大军缺乏补给,尤利安只能带领部队以快速的行军速度,前往大城苏萨(Susa)。此时,波斯派出一群间谍进入罗马部队,以苦肉计取得了尤利安的信任。他们自愿担任向导,却将罗马人引入东方旷野中迷途漂荡。部队士气低落,粮食短绌,尤利安只能无奈地带着部队撤回罗马帝国边界行省。

在罗马撤军的过程中,波斯精锐骑兵紧紧追击。363年6月26日,罗马与追击的波斯部队在马兰加(Maranga)附近遭遇,这是一场规模广大的会战。波斯集结数个军团埋伏在小山丘后方,以骑兵与战象攻击罗马军营,拂晓时开始交战。由于气候炎热,尤利安未著护甲即上马援助己方的后卫部队。从敌方投射出来的一阵掷矢与箭雨中,有根标枪画破尤利安的手臂表皮,贯穿助骨刺入他的肝脏,翻摔落马 (另一种说法是,后来发现该标枪是来自罗马军自己的,推测可能是对皇帝不满的基督徒士兵所做)[来源请求]。罗马军激起勇气,与敌人展开誓死激战,直到天黑才收兵。罗马主将安纳托留斯被杀,统领萨鲁斯特仅以身免;但波斯人的受创更严重,两将领与五十名贵族全部战死,大批士兵死亡,萨珊波斯元气大伤,暂时无法与罗马大军对抗。

尤利安因失血过多而陷入昏厥,醒来之后,知道自己即将死亡,便在帐篷中召集陪伴他的哲学家、朋友、部属,发表他最后的遗言:

朋友们!弟兄们!离别的时刻就快到了!我带着欢愉的心情走完人生道路。哲学使我得知灵魂超越肉体,能够脱离高贵的皮囊,并非痛苦而是快乐。宗教让我领会到早死是信仰虔诚的报酬,迄今为止我靠着德行和坚忍支持,是神明赐我恩惠,现在接受致命一击,尔后使我不再有玷唇名誉的危险。由于我生前没有触犯罪行,死时也毫无遗憾。我很高兴自己的私生活能清白无邪,也很有信心肯定最高神明对我的赐福,在我手中保持纯洁和干净。

憎恶专制政体的腐化败坏和草菅人命,我认为政府的目的是使人民得到幸福;我的行为都能遵从审慎、公正和稳健的规范,把一切事物都委之于天命。我的建议是要以和平为目标,长久以来和平与全民的利益息息相关,但是当国家在紧急关头召唤我拿起武器,我就会献身危险的战争,同时有明确的预兆,命定要在剑下亡身。现在我用崇敬的言行向不朽的神明献上我感恩的心,没有让我在暴君的残酷、阴谋的暗算或慢性的病痛中丧失生命,祂让我在荣誉的事业和灿烂的生涯中告别这个世界。说来可笑,我还想拖追死亡的打击,还有很多想要说的话,但是我的精力不济,感到死亡即将临头。

我很小心地抑制不要说出任何话,以免影响到你们投票选出皇帝,我的抉择可能考虑不够明智。要是无法获得军队的同意,我的推荐可能会危及他的性命。我仅以一个好市民的身分表示我的希望,祝福罗马人能有一位贤明的君主。

《晚期罗马帝国史》第25卷第三章15-20节

大约在午夜,尤利安皇帝就过世了,享年三十二岁,统治罗马帝国的时间是一年零八个月。没有子嗣,君士坦丁王朝结束。

尤利安的著作

希腊文著作

  • 《太阳神的赞诗》(Hymn to King Helios)

  • 《大地母神的赞诗》(Hymn to the Mother of the Gods)

  • 两段对君士坦提乌斯的颂词

以上皆为词汇华美、喜用希腊哲学典故的诗文。

讽刺文

  • 《厌胡者》(Misopogon,英译Beard Hater):当尤利安于363年在安提阿备战时,当地流传了对这位异教信仰的蓄胡皇帝的讽刺诗。尤利安为展现自己的文采,作了这篇反讽自己的文章,张贴在安提阿宫殿门口。

  • 《凯撒》:尤利安在高卢征战时所作,针对许多著名罗马皇帝的讽刺短文集。现已失佚。

  • 《反对加利利人》:尤利安对基督教的批评。由于亚历山大的西里尔对该篇文章的驳斥,使我们今日仍能见到尤利安的部分原作内容。

小说与戏剧中的尤利安

  • 《皇帝与加利利人》(Kejser og Galilæer),易卜生,1873年

  • 《诸神之死——叛教者尤里安》,梅列日科夫斯基,1905年

上一篇: 历史上的6月26日

下一篇: 节日/风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