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世: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侯耀文逝世

2007年6月23日,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侯耀文逝世。

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侯耀文逝世

侯耀文是我国著名的相声作家、表演艺术家、国家一级演员。自幼受其父侯宝林的熏陶,1960年登台,有四十七年的艺龄。1984年获得全国相声大赛最高奖——首届“侯宝林金像奖”。1985年他获得中国十大笑星的称号,在全国的相声大奖中,名列前茅。于1993年获美国华美艺术学会颁发的 “国际艺术成就证书”。1994年再获“中国十大笑星”称号。

2002年出任中国铁路文工团艺术指导和说唱团团长。中国曲艺家协会理事、主管曲艺说唱业务。2002年12月,侯耀文当选为中国曲艺家协会副主席。

侯耀文的表演幽默、生动,刻划人物栩栩如生,门生有郭德纲、陈寒柏、常宽等,其相声作品在海内外有广泛影响。

2007年6月23日18时30分在北京昌平区沙河玫瑰园别墅中逝世,享年59岁。

侯耀文代表作品

《口吐莲花》

《糖醋活鱼》

《财迷丈人》

《火红的心》

《乾隆再世》

《一部电视剧的诞生》

《侯大明白》

《戏曲漫谈》

《见义勇为》

《京九演义》

《侯氏发声法》

《小眼看世界》

《拿人手短》

《心累》

小品《英雄母亲的一天》

小品《打扑克》


扩展阅读——侯耀文经典相声回顾 追忆艺术家相声人生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侯耀文先生离开人世已经五天了,在这几天里全国各地的相声迷无不沉浸在悲痛当中。

对于“大师”的称号,侯耀文生前已经说明:万不敢自授。但三公子辞世之后,

身后人评述中最公道的一句便是:侯三公子乃相声界一方诸侯。可回想一下,那又如何,人间再无侯耀文。

侯耀文的相声对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生的人来说可以称得上是一个时代的符号。在那个物质生活并非高度发达的时代,听相声几乎是每一个年轻人的爱好,这也是春晚语言类节目备受欢迎的一大原因。侯三公子的相声在其中可以称得上是独树一帜,在俗雅之间独辟蹊径。既继承了其父的儒雅之风,走上了新相声的发展之路,在创作上大踏步前行,同时他又没有丢掉老传统,《河南戏》《山东二簧》这些老段子拿捏得得心应手,而且能够推陈出新,有所建树。1990年的《口吐莲花》可以称得上是侯耀文、石富宽二人的登峰造极之作。

创新传统登峰造极之《口吐莲花》

在侯耀文和石富宽重新演绎这段《口吐莲花》之前,很少有搭档愿意来这块活。之所以被人抛弃,是因为其

中有捧哏演员挨打的情节,而逗哏演员装神弄鬼,用自己会练气功、会表演“口吐莲花”蒙骗捧哏的,也没有多少“深刻立意”可言。后来,新相声越来越多,这段传统相声渐渐被淡忘了,直到侯、石二人重新演绎。

侯耀文在表演这个段子时最大的特点就是无论在节奏把握、情绪控制上都充分展现了“嘎坏”的特色,是一段非常精彩的节目。目前很多年轻相声票友争相上演《口吐莲花》,大多遵循侯耀文版本的路数,可见这段相声的影响力。

在这块活里边侯耀文加了一句最经典的台词:“对付财迷就得这么治他!”这句话把整段相声立刻提升了一个档次。这不仅仅是增加了一个笑点(单单这么一句话,称不上包袱,只能是笑点)的问题,而是把一个定义凸现化,明确化,把之前的糟粕否定。最后,石富宽挨了一通揍之后,前腿弓、后腿绷,大喝道:侯大法师,您倒是喷哪?!侯耀文道:我都咽了……在原作当中,逗哏的根本不用客气,直接一口水过去,往后台一跑,这就算完活(现在大家依然能够在德云社的表演当中看到)。但是侯耀文的改编把这一点搔痒式的逗已经作为糟粕去掉了,可以说是为了净化舞台艺术做出了贡献。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90年,侯宝林在国际相声交流演播的时候作为嘉宾到达现场,他平生几乎从未对儿子的艺术有所嘉许,但如果他全程观摩了那场盛会,相信也是欣慰在心的。

最后大家可以看看,侯耀文打人时的台词:“一请天地动(嘡嘡),二请鬼神精(嘡嘡),三请茅老道(嘡嘡),四请姜太公(嘡嘡),五请猪八戒(嘡嘡),六请孙悟空(嘡嘡),七请沙和尚(嘡嘡),八请是唐僧(嘡嘡),九请毛阿敏(嘡嘡),十请刘晓庆(刘晓庆新闻,刘晓庆说吧)(嘡嘡)。

请来马玉涛(嘡嘡),再请郭兰英(嘡嘡),请来张蓉芳(嘡嘡),再请聂卫平(嘡嘡),请来袁雪芬(嘡嘡),再请侯宝林(嘡嘡),请来唐尧东(嘡嘡),再请傅玉斌(嘡嘡),前锋调马林(嘡嘡),后卫调高升(嘡嘡),早请早到(嘡嘡),晚请晚到(嘡嘡),若请不到(嘡嘡),铜锣相叫(嘡嘡),请神接神(嘡嘡),八抬大轿(嘡嘡),净水泼街(嘡嘡),黄土垫道(嘡嘡),快到上海(嘡嘡),大舞台报到(嘡嘡),上海刮风(嘡嘡),注意感冒(嘡嘡),计划生育(嘡嘡),尤为重要(嘡嘡),四化建国(嘡嘡),生活提高(嘡嘡),注意学习(嘡嘡),天天看报(嘡嘡),中东战争(嘡嘡),洋狗洋炮(嘡嘡),贪污受贿(嘡嘡),手铐脚镣(嘡嘡),要吃白薯(嘡嘡),注意广告(嘡嘡),要听相声(嘡嘡),我是头号(嘡嘡),天也不早(嘡嘡),人也不少(嘡嘡),抬头观看(嘡嘡),众神来到(嘡嘡),众神来到啦……”刘晓庆、毛阿敏在当时是最红的女演员,这段内容现在被郭德纲置换成“一请李宇春,再请周笔畅”。时代变了,这也算是紧跟潮流吧。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借鉴马氏相声之《小眼看世界》《新买猴》

侯耀文和他的父亲侯宝林先生可以称得上是京派相声的代表人物,他们最大的特色就是“新

相声”。侯三公子在自己的艺术生涯中并非一成不变,他把小人物表演得活灵活现,在这一点上,他曾经向津派相声的代表人物马三立老先生借鉴过表演风格。

侯宝林先生在相声界占有一“帅”,台风潇洒,清新文雅。作为唯一继承其父事业的侯耀文,却选择了与其父不同的表演风格,“坏”。这种“坏”不是马氏相声的“蔫坏”,而是一种“嘎坏”。他的相声在有意无意中表现出对马氏相声的倾慕、模仿,但又有别于马氏相声。

《心累》《小眼看世界》《老大老二》《邻里之间》等节目,为听众塑造了性格各异的小人物形象,其中不乏精彩表演,让人过目难忘。这些段子都或多或少借鉴了马氏相声的表演风格。

《小眼看世界》塑造了一个“气人有,笑人无”的小人物形象,他看到身边的人靠诚实劳动白手起家,不思己过,反倒嫉妒他人的勤奋,到处使用伎俩诋毁人家名誉。内容上采取了“欲

扬先抑”的手法,通过小人物的嫉妒行为,从侧面歌颂了铁路职工日新月异的生活。在表演上,侯耀文采取了一种“小中带大”的表演形式,把自身的霸气融入到小人物的形象当中,给观众以感染力。

他的《新买猴》直接取材于马氏相声《买猴》,算是站在巨人肩膀上的作品。《新买猴》虽然大量借鉴《买猴》的故事梗概和人物情节,但又有新意,挖掘了“坏肠子”这个人物“明知采购单有误,却将计就计,大肆挥霍公款”的丑陋行为,难能可贵,别出心裁。在表演上,侯耀文有意模仿马氏相声,尤其是马三立老先生挥洒自如、娓娓道来的台风,对有些“包袱”的处理,明显带有马氏相声“冷幽默”的特点。不过在模仿过程中暴露出来的缺点是,侯耀文将马氏相声“内紧外松”的表演风格弄巧成拙,表现得过于散漫,使整段相声有一种“散”的感觉,这点是不可取的。


歌颂型相声之 “海归”三部曲

上世纪80年代歌颂型相声的重心转向青年一代思想新风,转向四个现代化建设。那时能够以爱国主义为题而不带有明显意识形态烙印的段子少得可怜。《糖醋活鱼》《叶落归根》和《认亲》构成了侯耀文、石富宽的“海归三部曲”。

其中《糖醋活鱼》中有一段贯口:

侯:只见天碧碧,云淡淡,更显得阳光明媚。草坪上,一长串高级卧车闪闪生辉。红毡旁,排列着海陆空三军仪仗队。

防暴警察,手持警棍,头戴钢盔。天上看,直升机在上空盘旋,与地面保持联系。便衣、特工,高度紧张,出没在人群的四周。这边看,国家元首、各国大使好几百位;众夫人,浓妆艳抹,紧紧相随。猛听得,国歌高奏,二十一响礼炮轰鸣;顿时间,人声鼎沸,有十五辆摩托车开道,中间一辆敞篷车,快速如飞。

石:车上谁在那儿?

侯:车上站着一位老夫人,有六十开外,那真是雍容华贵。在车上,朝众人频频挥手,含笑微微。

石:这是老夫人接你?

侯:撒切尔夫人访美!

这短短一段贯口中,有铺垫、有功底、有创作、有反差,把一个国际级厨师的境遇、待遇、爱国心刻画得淋漓尽致,在整段相声中,没有肉麻的抒情,反而将这些感触默默地潜藏在一个又一个的包袱当中。如果说侯耀文多年磨炼出来的“坏”有时会失之急躁,不够稳重,那么石富宽厚实、稳健的捧哏功力却是细水长流。相

声《认亲》中侯模仿台湾老华侨的一段自白,石以一个重利轻义的人物形象出现,几句插话颇让人回味无穷。

侯:(沙哑、缓慢)随银行撤往台湾以后,我用自己的积蓄开了一个百货商场。

石:(眼红状)还有买卖哪?

侯:买卖不大,雇员哪,也就二百来人吧。

石:这就不少啦!

侯:这是一个四层楼的建筑。一楼二楼三楼哇,卖东西。四楼哇,是我的公馆。

石:公馆就一层楼!

侯:地下室啊,是我的车库。

石:还有车库哪!

侯:咳,没有几辆车。有一辆劳斯莱斯啊……

石:高级车!

侯:……是我自己坐的。有两辆奔驰啊,是接朋友用的。还有三辆丰田,两辆福特,这都是联系业务用的。

石:好嘛开个出租公司都够了!

侯:这不是吗……

石:嗯?

侯:……一把火啊,都烧了。

石:咳!哎哟我的爸爸哎!您跟没说一样啊!

侯:现在,爸

爸是两手空空。孩子,不嫌爸爸穷吧?

还有在《见义勇为》段子里,侯遇到拦路抢劫的歹徒,抡圆了抽歹徒一个大嘴巴,把左边的脸皮抽下来一层,一反手贴在了右边脸上,这叫“一边不要脸,一边二皮脸”。绝对经典的句子,要不是侯耀文去世,就逐渐被人们淡忘了。

侯耀文相声 传统并创新着

总有人爱拿那一代北京相声演员的传统功底欠佳说事儿,但是一段《口吐莲花》的改编,其意义抵得上忠实地翻演一百段传统段子;再听听侯耀文的《杂谈地方戏》《学裘派》,听听他怎样唱《花木兰》里的“劝爹爹放宽心”,怎样唱三个戏种的“包龙图打坐在开封

堂上”……我们能从这些拥有最“传统”韵味的柳活作品中听出一个相声演员高超的领悟力和难能可贵的创造力。

侯耀文的相声题材比较杂,有传统的老段子改编的,也有反映新事物的段子,有针砭时弊的段子,也有纯粹逗乐较为浅显的段子。侯耀文作为反面形象在相声段子里往往是这样的:架子大,装大腕,却是大草包,不学无术,最后闹个大笑话,这样的套路虽然容易逗乐,但这样的题材却显得比较狭窄。

相声走下坡路后,侯耀文在小品表演方面也有一些成就,如经典的《英雄母亲的一天》(与赵丽蓉合作)讽刺了庸俗媒体针对先进人物的“贴金”,1994年春晚的压轴戏《打扑克》(与黄宏合作)则说尽了人间的百态,所谓“小小一副牌,人间大舞台”。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之后,侯耀文却没有再拿出经典的段子,在春晚也只是出场和一大堆演员凑凑热闹,实在是很遗憾,他没有迈出“更大的一步”。

侯耀文在相声表演上走的是一条新路子,可以说他成功走出了父亲侯宝林的影子,虽然他在传统相声艺术上的成就不及其父,但是他早期的很多段子让人们看到了新时期相声的一条新路。

在上世纪80年代风生水起的相声舞台上,侯耀文、石富宽绝对是新作品含金量最高的一对。在侯宝林领衔净化相声之后,侯耀文在一时纯

净的土壤上迅速成长为新相声的旗帜性人物之一,想想现在相声艺术的前途居然要靠打捞许多荤口来“挽救”,不能不让人感到几分可悲。

出身相声世家的侯耀文从艺之路和别人相比有些“复杂”,他曾多次自陈:“所有人看见我都会说‘你要好好向你父亲学习啊’,为什么到别人那儿就是横向比,到我这儿就非得竖着比呢?”也正是这样,他才用更高的标准来要求自己,精益求精,有了今天的成就。


上一篇: 节日、风俗

下一篇: 日本探险家大场满郎徒步横跨北冰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