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文革 容国团自杀

1968年6月20日,文革 容国团自杀。

第25届世乒赛男单冠军容国团含冤上吊自尽,年仅31岁

容国团(1937年8月10日-1968年6月20日),中国男子乒乓球运动员,生于香港,原籍广东省中山县南屏乡(今属广东省珠海市南屏镇)。他所研究出来的快速抽击,打破了当时主导欧洲和日本的花巧式打球方法。文革期间遭到批判,不堪受辱自杀身亡,成为中国体育史上的悲情人物。

生平

1937年8月10日生于出生于香港贫下阶层家庭,住在筲箕湾山上的木屋区(位置为今耀东邨),与国际著名经济学家张五常为儿时好友,他凭借自创的“直拍四法门”,成为“街头球王”。

1952年(15岁)代表香港工会联合会乒乓球队参加比赛。1954年,17岁的容国团在香港乒乓球埠标赛获得冠军,更在1956年战胜23届世乒赛日本新科状元狄村,一战成名。

1957年11月容国团前往内地,(20岁)进广州体育学院学习。当时中国体育仍遭西方封锁,中国运动员的体育成绩不被认可,面对此种国际环境,容国团在广州体委一次大会上,立下“三年夺取世界冠军”的誓言,引起轰动。1958年被选入广东省乒乓球队,同年参加全国乒乓球锦标赛,获男子单打冠军。随后被选为国家集训队队员。

1959年4月在联邦德国多特蒙德第二十五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上,容国团的“小球路”以3:1战胜匈牙利名将悉多,为中国夺得了第一个乒乓球男子单打世界冠军,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个世界冠军获得者。比赛一结束,容国团手捧鲜花、奖杯的照片迅速登上国内外华人报纸的头版,副总理贺龙元帅亲自到机场接机、献花。受到毛泽东、周恩来多次接见。有外宾来访,容国团更是被邀为座上宾。外形俊朗的容国团迅速成为国内年轻人的偶像,信件堆满了乒乓球队的传达室,不乏女青年的求爱信,球队也专门为此设立看信班。

1961年在北京举行第二十六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上,他为中国队第一次夺得男子团体冠军做出了重要贡献,并奠定了几十年来中国在乒乓球坛地位。但由于容国团来自香港,遭受政治迫害迅速被其他人取代,取而代之的是庄则栋。

1964年后他担任中国乒乓球女队教练,此后,中国女队在第二十八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上,获得了女子团体冠军。

文化大革命开始后,容国团因写申请参加比赛遭红卫兵批斗为修正主义。1968年6月20日清晨,容国团上吊自杀,身后被指因反革命畏罪自杀,但最终未被定性。容国团没有葬礼,火化费也是由其家人和他一部分的工资承担的。同样从香港归来的傅其芳和姜永宁也以同样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他曾被“体委红旗”及“清中红卫兵”等等造反派揪斗,侮辱和毒打。1978年,国家体委为容国团恢复名誉,并补开了追悼会。。

荣誉

  • 1958年获“国家运动健将”称号。

  • 1959年、1961年两次获国家体委颁发的体育运动荣誉奖章。

  • 1984年被评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三十五年来杰出运动员之一。

  • 2009年被评选为100位新中国成立以来感动中国人物。



扩展阅读——他杀? 新中国第一个世界冠军容国团死亡之谜

  五十年前的4月5日,在德国多特蒙德举行的第二十五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上,中国乒乓球运动员容国团在男子单打决赛中击败匈牙利选手西多,从此改写了中国没有世界冠军的历史。但是这位世界冠军在“文革”中却遭遇了不幸。

   为新中国夺取了第一个世界冠军头衔,容国团成了英雄,被鲜花和掌声包围。周恩来总理将容国团夺冠和建国十周年国庆并列为这一年的两件大喜事。并将首个国产乒乓球品牌命名为红双喜,容国团开启了一个曾经积贫积弱的民族情感爆发的阀门。这个21岁的年轻人,受到了民族英雄般的礼遇。在事业登上世界顶峰的同时,容国团还收获了爱情,在一次联欢舞会上,容国团邂逅了广东老乡,田径运动员黄秀珍,两人一见倾心,随后在北京的幸福大街,两人结为连理并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

  然而,幸福的生活并不长久,一场不期的风暴降临。1966年12月下旬的一天,容国团从国外比赛回国,当他踏进熟悉的训练馆时,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昔日生龙活虎的练兵场如今堆满了杂物,乒乓球桌被竖在一边,上面布满了灰尘,带着红袖章的红卫兵到处张贴大字报,空气中充满了不安的味道。红卫兵认为国家乒乓球队是修正主义的产物,因为所夺取的7个世界冠军奖杯都是资产阶级冠名的。

  1966年开始的文化大革命迅速席卷了整个中国,贺龙元帅被打倒,乒乓球队也被裹挟了进去,徐寅生、邱钟惠等一批顶尖高手都被列入了被批斗的黑名单。很快,关于容国团的各种说法也甚嚣尘上,容国团的妻子黄秀珍回忆说,按照当时的说法,运动员成绩越好,夺取冠军越多就越反动。这对容国团是一个极大的打击,因为在他看来,作为运动员就是要夺取冠军为国争光,怎么现在为国争光成了最大的罪过了呢?

  另外,容国团在香港的成长经历也惹来了麻烦,特务嫌疑的帽子扣在了他的头上,一起落难的还有他的好友,同样从香港归来的国家队主教练傅其芳以及北京队主教练姜永宁,三人被隔离审查。面对造反派砸烂一切的疯狂举动,容国团十分迷惘。当时,第30届世乒赛开赛在即,他与队友起草了请战书,希望以行动证明自己。然而不仅请战书石沉大海,更大的风暴却降临了。

  从1968年5月开始,体育界要进一步清理队伍,要求容国团写检查,质问他为何要写请战书。这就意味着容国团出国比赛的可能性已经丧失,对于以乒乓球为职业的容国团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转折点,不能打球的容国团失去了人生的方向。噩耗接二连三地传来,两位与他一起从香港回来的好友傅其芳和姜永宁相继自杀,两人的死对容国团打击甚大。那段时间的容国团十分迷茫,他不断询问自 己的队友邱钟惠:“你觉得我们有错吗?”,得到的是否定的答复,两个人绞尽脑汁也想不通自己怎么会有错。

  1968年6月的一天傍晚,容国团走出了幸福大街9号楼的家门,这天晚上,照例有批斗会,但是他却没有参加。他离开了妻子和年幼的女儿以及年迈的父亲,走向了离家不远的龙潭湖……从现场的“大前门”烟头判断,容国团在龙潭湖边至少徘徊了两三个小时,但是后人已经无法知道此时的他内心正经历着怎样的痛苦挣扎,最终,容国团的生命定格在了这一天,新中国第一个世界冠军就这样陨落了。

  

黄秀珍向容国团塑像献花篮并合影

  在留给家人的遗书中,容国团这样写道:爸爸、秀珍、小秋:我要连累你们,真是罪恶,咒骂我吧,痛恨我吧!永远忘记我吧。容国团死前,一共写下了三封遗书。除了留给家人的以外,其余两封分别写给了当时国家体委的造反派和革委会。信中写道:“我中贺龙修毒太深?!我爱面子甚于生命!我历史清白!最大的错误是两次站错队!不要怀疑我是敌人。向毛主席请罪!”

  容国团的妻子黄秀珍说:“他这一生就是为乒乓球而生的,乒乓球没有了自己也就没有活着的必要了。”然后直到今天,容国团的一些队友仍然无法理解他的死亡。他的队友邱钟惠始终认为容国团是他杀而非自杀,她说:“我了解容国团,他是一个很有思想的人,不会那么轻易结束自己的生命”。她还对容国团留下的遗书的真实性提出了怀疑,她认为以容国团的坚强个性,不会留下这样的悔过遗书。她坚信,容国团没有错,容国团出于对祖国的热爱依然从香港回到内地没有错,为祖国夺取世界冠军也没有错,因此他也就没有必要认错,如果真是认错了,那也就不会死了。

  容国团死于“文革”最为疯狂的年代,他的死是否另有蹊跷现在已经不得而知。但历史最终还给了他清白,1978年6月23日,在容国团去世整整十年后,国家体委召开大会为容国团、傅其芳、姜永宁平反。悼词中是这样评价容国团的:他为加速提高我国乒乓球运动技术水平、为培养年轻一代乒乓球运动员贡献了必胜的精力……容国团同志永垂不朽!


上一篇: 电影导演罗伯特·罗德里格兹出生

下一篇: 女演员妮可·基德曼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