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世:日本社会活动家中岛健藏逝世

1979年6月11日,日本社会活动家中岛健藏逝世。




中岛健藏(1903—1979) 日本友好社会活动家,日本评论家。生于东京。在东京帝国大学求学期间,创办《法国文学研究》杂志,毕业后留校工作。1934年出版评论集《怀疑与象征》。1936年发表《现代文艺论》。1941年发表《现代作家论》。1942年服役赴新加坡。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积极参加文化与社会活动,领导了日本文艺家协会与日本笔会的重建工作,创立了日本比较文学会与著作权协会。1950年任新日本文学会中央委员会主席。1956年组织建立日中文化交流协会,并任理事长。1957年后多次访问中国,为促进日中友好、恢复邦交作出了很大贡献。






简介





中岛健藏(1903—1979)

日本友好社会活动家。日本东京人。笔名水岛茂村。

1928年东京帝国大学文学部毕业,

1929年至1934年任该校助教。

1933年创办《作品》《文学界》等杂志。

1934年后任东京帝国大学讲师。1935年参加创建日本文艺家协会。

1941年出版《现代作家论》。

1942年参加日本文学报国会。

1944年入东方社。战后从事恢复文艺家协会、笔者俱乐部等团体的活动,并创建日本比较文学会。

1956年参加创建日中文化交流协会,长期任该会理事长。

1977年以《回想文学》(5卷本)获野间文艺奖。

1978年为促进日本与中国的科学技术文化交流,成立日本工业技术文化中心, 出任会长。

1979年任日中文化交流协会会长。

1979年6月11日,因患肺癌与世长辞。

社会兼职

曾任日本著作权协议会会长、日本著作家组合代表、新日本文学会议长、日本邮趣协会会长、日本比较文学研究会会长、文艺家协会常任理事。

作品

著有诗集《逃亡》、评论集《怀疑与象征》《现代文艺论》《外国文学对近代日本文学的影响》《战后十年日本文学漫步》《战前和战争期的文学》《文学家看到的现代中国》《彼时彼人——现代作家群像》《音乐与我》《自画像》等。

中日文化开拓者


冰心(左五)和巴金(左三)等拜访日本作家中岛健藏(左四)


曾任日本著作权协议会会长、日本著作家组合代表、新日本文学会议长、日本邮趣协会会长、日本比较文学研究会会长、文艺家协会常任理事。

著有诗集《逃亡》、评论集《怀疑与象征》《现代文艺论》《外国文学对近代日本文学的影响》《战后十年日本文学漫步》《战前和战争期的文学》《文学家看到的现代中国》《彼时彼人——现代作家群像》《音乐与我》《自画像》等。

中岛健藏是中国人民的真挚朋友,是新中国成立后中日两国文化交流事业的开拓者之一。从50年代中期开始,他毅然把自己整个身心扑在了日中两国的文化交流上。他创建和领导的日中文化交流协会,成为战后中日友好事业影响最广、贡献最大的团体之一。那时候,日本国内反对日中友好、反对新中国的右翼势力还十分猖獗。中岛健藏曾多次接到恐吓信和恐吓电话,有封信中还装有几颗子弹。但中岛先生每次都很坦然,一笑了之。有一次他还风趣地对中国朋友说“如果万一出现匿名信、匿名电话所威胁我的那种情况,也无所畏惧。届时只有请中国朋友照顾一下我的老伴了”。当时日本社会党的浅昭稻次郎先生就是为促进日中友好而被刺杀的,在这之后,也曾有右翼暴力集团向中岛先生施加威胁和恐吓,但中岛先生丝毫没有退缩。曾有一段时期香港当局不让中岛先生过境,他还要远绕金边才能来到中国。

1942年,中岛健藏曾一度被征召去充任随军记者,他看到日本军队以发“良民证”为借口,没有根据地逮捕大批所谓抗日华侨,押到海岸和海上用机枪全部杀掉。后来有华侨的母亲拿着儿子的照片,向他打听儿子的下落,他深深感到苦恼,这苦恼在战地当时是无法表达的。就在这久久埋藏着苦恼的心中,他确信中日关系是左右着日本将来命运的。关于这个问题,在中岛健藏后来的著作《后卫的思想——法国文学者与中国》一书中,开章明义,说得很详细。在《昭和时代》一书中也有一章《华侨的母亲——新加坡的悲剧》也说出了这个心情。

他把后半生的心血全部贡献给了中日两国人民友好和文化交流事业,他为中日友好和文化交流所做的功绩,将被载入史册传之后世。


评价

中岛健藏是中国人民的真挚朋友,是新中国成立后中日两国文化交流事业的开拓者之一。从50年代中期开始,他毅然把自己整个身心扑在了日中两国的文化交流上。他创建和领导的日中文化交流协会,成为战后中日友好事业影响最广、贡献最大的团体之一。那时候,日本国内反对日中友好、反对新中国的右翼势力还十分猖獗。中岛健藏曾多次接到恐吓信和恐吓电话,有封信中还装有几颗子弹。但中岛先生每次都很坦然,一笑了之。有一次他还风趣地对中国朋友说“如果万一出现匿名信、匿名电话所威胁我的那种情况,也无所畏惧。届时只有请中国朋友照顾一下我的老伴了”。当时日本社会党的浅昭稻次郎先生就是为促进日中友好而被刺杀的,在这之后,也曾有右翼暴力集团向中岛先生施加威胁和恐吓,但中岛先生丝毫没有退缩。曾有一段时期香港当局不让中岛先生过境,他还要远绕金边才能来到中国。

1942年,中岛健藏曾一度被征召去充任随军记者。他看到日本军队以发“良民证”为借口,没有根据地逮捕大批所谓抗日华侨,押到海岸和海上用机枪全部杀掉。后来有华侨的母亲拿着儿子的照片,向他打听儿子的下落,他深深感到苦恼,这苦恼在战地当时是无法表达的。就在这久久埋藏着苦恼的心中,他确信中日关系是左右着日本将来命运的。关于这个问题,在中岛健藏后来的著作《后卫的思想——法国文学者与中国》一书中,开章明义,说得很详细。在《昭和时代》一书中也有一章《华侨的母亲——新加坡的悲剧》也说出了这个心情。

他把后半生的心血全部贡献给了中日两国人民友好和文化交流事业,他为中日友好和文化交流所做的功绩,将被载入史册传之后世。



上一篇: 美国影星约翰·韦恩去世

下一篇: 美日签定《归还冲绳协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