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次中东战争结束

1967年6月10日,第三次中东战争结束。

1967年6月5日早晨7时45分,以色列出动了几乎全部空军,对埃及、叙利亚和伊拉克的一切机场进行了闪电式的袭击。空袭半小时后,以色列地面部队也发动了进攻,阿拉伯国家也可是抵抗。至十日战争结束,阿拉伯国家失败。这就是第三次中东战争,也称“六.五战争”或“六天战争”。

1967年6月5日:这次闪电战的主角是空军1967年6月5日,以色列出动了全部空军,对埃及、叙利亚和约旦等阿拉伯国家发动了大规模的突然袭击。这一天,以色列空军几乎倾巢而出,甚至连教练机也投入了战斗,对阿拉伯国家25个空军基地进行了袭击。在开战后60个小时,以色列共击毁阿拉伯国家飞机451架,其中埃及就损失飞机336架,叙利亚损失60架,约旦损失29架,伊拉克损失25架,黎巴嫩损失1架。埃及作战飞机损失了95%,整个埃及空军陷于瘫痪,而以色列只损失了26架飞机。

苏联策划战争。美国曾计划进攻以色列苏联利用散布假情报等手段蓄意挑起了这场阿以之间的战争。而苏联之所以这么做,主要是由于以色列在核研究上取得了巨大突破。为了对付这一威胁,苏联希望在战争中联合埃及对以色列的迪莫纳核设施进行轰炸,他们甚至还计划在以色列沿海登陆。当时,苏联的核潜艇也驶近以色列海岸,以便在以色列准备使用核武时对其进行还击。同样,在战争前夕,美国曾制定一份秘密军事计划,如果以色列向东进入约旦河西岸或者向西攻占西奈半岛,美国将对以色列实施军事打击。但这份计划最终以流产告终。而让美苏两国铩羽而归的,是以色列军队的迅捷的速度。

第三次中东战争结束

第三次中东战争,堪称战争史上的经典战役。在这场战争中,以色列占领了加沙地带、约旦河西岸、耶路撒冷旧城、埃及的西奈半岛和叙利亚的戈兰高地,共计6.5万平方公里的阿拉伯土地,从而确定了以色列在战略上的优势。但是,这场战争并未给以色列带来所期盼的和平,其所引发的一系列问题,至今仍在影响着今天的阿以局势,使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同时遭受着冲突之痛。 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国际关系学教授雷蒙德·科恩在谈及这场战争时称,这场战争不过是1948年阿以冲突的延续。客观上说,第三次中东战争是在50年代泛阿拉伯政治运动逐步取得发展的大背景下进行的。当时,埃及、约旦和叙利亚签署了《共同防御协定》,并且在战前传递出了“要毁灭以色列国”的声音。而以色列无论从兵力还是装备数量上都无法与埃、约、叙三国相匹敌。在这种情况下,“为生存而战”的以色列在短短6天的战争中取得了全胜,并由此改变了其在中东地区国家中的地位,“一个犹太国家在中东地区的存在”成为同地区其他各国不得不接受的现实。科恩教授的这一观点,颇能代表不少以色列人的想法。

然而,事态发展表明,科恩所说的这个“现实”一直在遭遇不断的挑战。期间,除埃以、约以最终通过和平谈判实现了双边关系的正常化外,巴勒斯坦难民问题、约旦河西岸问题、耶路撒冷地位问题以及戈兰高地问题等,都由于各方复杂的利益关系以及牵涉到政治、宗教、民族等多方面的复杂因素而遗留下来,成为后来中东地区巴以冲突、黎以冲突、叙以矛盾等问题久拖未决的障碍。

这其中主要是以色列战后政策方面的问题。比如:在加沙和约旦河西岸等地修建犹太人定居点,激化了以色列与当地巴勒斯坦人的矛盾;修建多个检查站,阻碍了巴勒斯坦地区人员和商品的流通,造成巴经济恶化和人道主义危机,引发巴民众对以色列占领的更多暴力反抗等等。曾批准设立某些定居点的以副总理佩雷斯如今也承认,在巴勒斯坦人口高度密集的希伯伦等地建立定居点“是个错误”。 此外,地区极端势力的抬头也使有关问题的解决更加复杂化。巴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一直不肯接受中东问题有关四方提出的放弃暴力、承认以色列、接受巴以达成的和平协议三原则,这是以色列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的。

佩雷斯说:“第三次中东战争的胜利对以色列来说是难忘的,不幸的是,它并不是最后一次战争。”的确,在随后的40年间,以色列与巴勒斯坦、黎巴嫩之间大大小小的冲突频频发生,直至今天还在延续。战争一方面夺走了成千上万生命,一方面也在告诫人们,它并不能解决问题。

反思这场战争,以色列人应该从中得到启示:战争不能带来真正的和平。


扩展阅读——第三次中东战争

第三次中东战争,以色列方面称六日战争,阿拉伯国家方面称六月战争,亦称六·五战争、六天战争,发生在1967年6月初,是“先发制人”战争的一个典范。它发生在以色列国和毗邻的埃及、叙利亚及约旦等阿拉伯国家之间。战争从6月5日开始,共进行了6天,结果埃及、约旦和叙利亚联军被以色列彻底打败,是20世纪军事史上最具有压倒性结局的战争之一。



背景

以色列自1948年建国以来,就一直被生活在巴勒斯坦的阿拉伯人所抵制。阿拉伯人认为以色列建国占据了他们的家园。在以色列的南部有敌对的埃及,东部有控制着耶路撒冷和约旦河西岸的约旦国,北部有同样敌对的叙利亚。具体地来讲,埃及控制的西奈半岛和加沙地带对以色列的威胁最大;在东边,被赶出家园的巴勒斯坦人大部分聚居在约旦河西岸,不断和以色列发生低度冲突;在以色列东北部,叙利亚的戈兰高地附近,也不断与以色列相互炮击。

更加复杂的是,美国和苏联两个超级大国也卷入这场冲突,以色列人得到美国的支持,有大批美国和北约成员国提供的西方武器装备,而苏联则向埃及、约旦和叙利亚提供苏制飞机、战车、大炮等武器装备。当时埃及总统纳赛尔在苏联支持下,联合约旦和叙利亚,准备和以色列决一死战,把整个以色列国全部摧毁。阿以两方的敌对情绪很浓烈。

战事过程

导火线

1967年4月7日,戈兰高地的叙军向以色列定居点开火,由此爆发冲突,叙利亚的6架米格战机被以色列国防军击落,叙利亚马上向埃及呼吁参战,埃及立即动员十万大军和一千辆坦克,开进西奈半岛的埃以边界地区。

1967年5月16日,埃及武装力量总司令要求联合国撤出在埃以边境的观察所驻扎的所有部队。随即,埃军前出并占领一部分联合国观察所。

1967年5月18日,埃及外交部长通告所有联合国部队派遣国:联合国部队必须立即离开埃及和加沙地带。

1967年5月22日,埃及宣布自次日起封锁西奈半岛的堤蓝海峡。

1967年5月30日,约旦和埃及签署了五年共同防御条约。至此,埃约联军有机会在半小时内将以色列一分为二。战争眼看就要全面爆发。

空战

以色列西侧临地中海,其余的南北和东面被敌国包围。就在敌人调兵遣将之际,以色列军队决定先发制人,1967年6月5日,在留下12架战机担任本土防空任务后,以色列空军其他战机全部动员起来准备投入到对埃及、约旦和叙利亚的袭击当中。

以色列时间清晨7点10分,第一波183架战机分批升空,分别扑向埃及10个机场。埃及的时间比以色列晚1个小时,而埃及正常的早班时间是上午9点。所以以色列战机起飞的时候,埃及空军的官兵们正忙着进行夜班与早班的交接工作。巡逻机返航加油,雷达室忙着填写值班记录,其他多数下夜班和准备上早班的官兵到餐厅吃早餐。

以色列时间8点45分,埃及时间7点45分,超低空飞行,依托地形做掩护的以色列战机突然出现在埃及空军基地的上空。一时间,炸弹与飞机的呼啸声四起,火光闪闪,烟雾弥漫,弹片横飞。机场跑道瞬间被摧毁,整齐的排列在停机坪上的飞机一架接一架爆炸,冲起一根根巨大的黑色烟柱。在一批以色列战机离去后,埃及空军地勤官兵迅速冲出掩体,抢修跑道,但不到10分钟后第二批以色列飞机又鬼魅般的杀到,地勤人员来不及躲藏,在开阔的机场上被以色列飞机的机关炮肆意扫射,伤亡惨重。

就这样,在第一波空袭结束后,以色列摧毁埃及飞机197架,其中189架在停机坪上被炸毁。6个埃及机场破坏得不能使用,16个雷达站遭破坏而失去作用。以色列飞机在返航途中又顺道摧毁了埃及的一批地对空导弹。以色列空袭开始后,埃及有12架米格-21和8架米格-19飞机升空作战,结果8架在空战中被击落,其余更因北方机场遭破坏无法着陆而坠毁。

以色列第二攻击波于9时34分出击,共出动164架次,其中115架次继续袭击埃及空军基地,又击毁埃机107架;13架次袭击埃及的雷达站;其余的执行巡逻和近距离空中支援任务。第二攻击波的以机轰炸了埃及14个空军基地,其中6个是第一次未去攻击的埃及飞机转场着陆的机场。仅仅一个上午的时间,埃及空军几近覆灭。

在以色列空袭埃及时,约旦和叙利亚的战机相继起飞,对以色列机场发动袭击,以支援埃及。但因事先完全没有准备,且战争意志游移不决,空袭规模很小,几乎没有取得实质性的效果。而以色列在摧毁埃及空军后,马不停蹄的挥师约旦,弱小的约旦空军瞬间消失。第二天,以空军又扑向大马士革、达米尔等空军基地,消灭了近一半的叙利亚飞机。

至此,3个阿拉伯国家的空军完全瘫痪,以色列彻底掌握了制空权,为战争的胜利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陆战

西奈半岛


西奈半岛战役示意图

在实施空袭后的半小时,以色列地面部队5个师以坦克装甲车为前导,自加沙、阿里什和阿布奥格拉,向西奈半岛大举进攻。当时,埃军在西奈半岛有5个步兵师和两个装甲师,共约12万人,分别据守在各个战略要点上。以军在空军的掩护下,占领了加沙地带,进入了西奈半岛的阿里什、阿布奥格拉等地。接着,以军兵分三路,向苏伊士运河地区进攻:北路攻打坎塔腊、中路指向伊斯梅利亚、南路对准陶菲克港和苏伊士城。虽然埃军顽强抵抗,发动了两次反攻,但终因没有空军支援而失败。

7日,北路以军攻抵坎塔腊附近、中路以军越过比尔吉夫贾法、南路以军进抵吉迪山和米特拉山口,堵住了埃军退路。于是,埃军不得不封锁苏伊士运河。到6月8日,以军全歼了埃及在西奈半岛上的5个师,一直挺进到苏伊士运河东岸。当日埃、以双方接受了联合国的停火决议。仅仅三天时间,西奈半岛就全部落入以军之手。

约旦河西岸


约旦河西岸战役示意图

约旦最初不愿意参战,但埃及提供的虚假胜利让约旦动心,宣布参战。约旦军队向耶路撒冷新城发起炮击。

战争之初,约旦部队包括11个旅共约5.5万人,配备了大约300辆现代西方坦克。其中的9个旅(45000人,270辆坦克,200门大炮)被部署到约旦河西岸,包括精锐装甲第40旅。约旦的阿拉伯军团装备精良而且训练有素。当时约旦皇家空军的实力十分弱小。他们仅有24架英国霍克猎人式战斗机。该战斗机的基本性能与以色列空军的幻影战斗机相同。

为了对付约旦军队,以色列部署了大约40000人的部队(8个旅)和200辆坦克。 以色列中央司令部部队包括五个旅。其中两个部署靠近在耶路撒冷,这两个旅被称为耶路撒冷旅和机械化哈雷尔旅。第55伞兵旅也从西奈前线被召唤到西岸。

6月5日下午,以色列空军利用空袭摧毁了约旦皇家空军。到当天晚上,耶路撒冷步兵旅南移到耶路撒冷,而机械化哈雷尔旅和伞兵旅从城市北部包抄过来。在发动对约旦的地面进攻时,以色列攻打的战役目标是先夺取耶路撒冷旧城南北的制高点,然后夺取旧城。与埃及陆军的命运相同,没有空中掩护的约旦守卫部队和增援部队,就像靶子一样任由以色列战机屠戮。几个小时之内,约旦的全部有线通讯线路都遭破坏。约旦河西岸的约军司令部遭到以色列飞机的狂轰滥炸后被迫撤到东岸。当日深夜,以色列对耶路撒冷发起了猛烈的攻击,城西高地上的探照灯把约军的阵地照得如同白昼,以色列炮兵轻松地摧毁了约军阵地。6日凌晨,以军突入城区,7日上午,以色列军队对已是空城的耶路撒冷发起了总攻,上午10时就推进到了犹太教中著名的哭墙脚下。

以色列攻打耶路撒冷时,也同步展开了对约旦河西岸北部地区的进攻。5日下午,以色列越过停火线,6日凌晨占领杰宁。6日夜晚占领纳布卢斯。7日,约旦和以色列双方接受了联合国紧急发出的停火决议,而此时以色列已经夺取了约旦河西岸归约旦管辖的全部地区。

戈兰高地


戈兰高地战役示意图

在6月7日及6月8日分别与约旦和埃及实现停火后,以色列的视线转向了东面的叙利亚戈兰高地。戈兰高地是叙利亚西南边境内的一条狭长山地,长达60多公里,中部最宽处约20多公里。戈兰高地上公路纵横,交通便利。库奈特拉城是高地的首府也是高地上的战略要地,从这里有一条公路直通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戈兰高地与以色列接壤,高地居高临下,海拔600到1000米。而戈兰高地上驻守的叙军炮兵阵地,被以色列视为肉中刺,必除之而后快。所以,虽然以色列和叙利亚都已经宣布接受联合国的立即停火决议,但以色列仍于6月9日中午对叙利亚发起了大规模的进攻,叙利亚也进行了顽强的抵抗,激战到夜晚,以色列占领了卡拉、扎乌拉和巴尼亚斯三个城镇。6月10日,叙利亚一方面在联合国控诉以色列违反停火决议,另一方面命令仍在戈兰高地抵抗的军队迅速回撤以保卫大马士革,使以色列轻松控制了戈兰高地的大部分地区。当天下午6点30分,以色列再次宣布停火。

结果及影响

第三次中东战争以军死亡近千人,3个阿拉伯国家死亡近2万人。以军损失战机26架,却击毁了对方400多架飞机,以色列占领了埃及控制的加沙地带和西奈半岛,约旦控制的约旦河西岸和耶路撒冷旧城,叙利亚的戈兰高地共6.5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数十万阿拉伯平民逃离家园沦为难民,成为中东局势仍不可收拾的根源,至今无法和平。四个月后,即1967年11月22日,联合国安理会通过242号决议,要求以色列撤出六天战争后占领的它国领土,也要求阿拉伯国家承认以色列的独立与安全。这个决议是解决阿以冲突的纲领和蓝图,但是巴勒斯坦人继续在西岸和加沙地带组织和训练反以活动,以色列虽然于1982年把西奈半岛归还埃及,换取埃及承认以色列,但以色列仍拒绝撤出西岸占领地,双方形成多年僵局。所以说,1967年的六日战争是中东战争中最具历史意义的转折点之一。

战争罪行

纳赛尔不想让埃及民众了解战争的惨败状况于是下令杀死逃回运河区的埃及溃兵。 同时也有以埃双方的资料称以军枪杀埃及战俘。


上一篇: 国民党元老廖承志逝世

下一篇: 美国影星斯潘塞·特雷西逝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