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驻沈阳总领馆发生闯馆事件

2002年5月8日,日本驻沈阳总领馆发生闯馆事件。

2002年5月8日,日本驻沈阳总领馆发生闯馆事件。事件发生后,日本外相就驻沈阳总领馆事件发表了调查结果。5月14日,外交部发言人孔泉在记者招待会上说,13天下午,日本外相就驻沈阳总领馆事件发表了调查结果。。中方不能接受。

他指出,在有关这一事实真相已十分清楚的情况下,日方仍坚持难以自圆其说的说法,我们对此感到不满。14上午,中国外交部领事司司长罗田广应约会见了日本外务省领事移住部部长小野正昭。日方通报了对5月8日不明身份者闯入日驻沈阳总领馆事件的最新调查结果,认为在整个过程中,日方官员没有同意中国武警进入领馆、将闯入的2名男子带出并将5人带离武警值班室。

罗田广司长指出,日方调查结果与中方所做的调查事实存在较大争议,中方认为有必要将更多的细节通报日方。

罗田广司长说,2002年5月8日13时55分,担负日本驻沈阳总领馆警卫勤务的武警辽宁总队沈阳市支队八中队执勤哨兵张兆文、领班员孙永涛发现5名身份不明的人(两男两女及一女童)沿美、日领馆南侧围墙外人行道由西向东走来,行至日领馆正门约1米处警戒线时,哨兵拦阻并让其出示证件。此时,其中一名男子突然转身强行冲闯日领馆大门东侧角门(此时正是签证期间,大门留有2米宽的通道),与此同时,随行的两名女子上前撕扯并抓挠执勤哨兵。当另一名男子继续冲闯时,执勤人员从背后将其抱住,该男子用肘部猛击哨兵面部(哨兵孙永涛鼻子被打伤流血)后挣脱,也从角门闯入日领馆。哨兵迅速报警,大队长尹国辉、副大队长金晓东、八中队指导员吴明宇、副中队长王冶迅速赶到签证处。此时,日领馆副领事宫下谦带领3名中国雇员也在现场。宫下问:“是不是办签证的?”武警说:“不是,什么证件都没有,就想往里闯。还有两个人进去了。”大队长尹国辉问宫下谦副领事:“我们是否可以进入馆内,将闯入馆内的两名男子带出?”宫下谦边点头边做了可以进入的手势,并讲了一句日语,经翻译(翁铁军,男,中国雇员)转述告之:“你们可以进入将人带出。”并转身往里进。于是,尹带领4名执勤人员跟着往里进。在领馆签证大厅,宫下看见有两人坐在沙发上,便问保安怎么回事。保安答“可能是朝鲜人”。这时大队长等来到两名男子前。大队长问:“你们是干什么的?”两人未做任何回答。尹又问宫下谦:“这两人是否可以带出?”宫下弯腰点头以示同意,并用汉语说了句“可以”。尔后,我武警将那两名男子强行架出,带到武警警卫室。宫下跟在后面。在宫下打电话后约15分钟,马木秀治副领事来到了警卫室,用中文问:“从哪里来?”一男子用中文回答:“是北朝鲜人,我们是一家的。”并递给马木一封信,马木看了一下,又交还给该男子。这时,武警大队长开始打110报警。马木开始打电话。约5分钟后,110警车抵达,警察欲将5人带走,马木说“等一等”。又打电话。过了一会,警察再次欲将人带走,马木又说“等一等”,过了一会儿,马木说“可以带走了”。警察将人带走。马木对执勤官员鞠躬,用汉语连声说“谢谢”。

孔泉说,针对日方最新调查结果中的一些说法,罗田广司长以事实为依据,提出反驳:

一、日方称,宫下谦副领事在大门口了解情况后,转身便往馆内的签证大厅走去,不知道身后跟了五六个武警。中方认为,从大门口到签证大厅有一段距离,而宫下谦副领事竟然声称“未觉察到自己身后跟了五六个武警”,这种说法令人难解,不能成立。

二、日方称,即使日领馆一位副领事通过点头、手势等行为表示同意武警进入,该副领事亦不能代表领馆馆长,中方不能据此认为获得了维也纳领事公约所规定的领馆馆长的同意。罗田广司长表示,发生2名不明身份男子在使用暴力手段闯入领馆的紧急情况下,到领馆门口与武警交谈的领馆官员的言行是代表领馆的,是许可武警进入领馆的表现。在整个过程中,宫下谦副领事亦未采取任何阻止行为。

罗田广司长强调,武警战士在保护外国驻华使领馆安全的过程中,一直是认真执行国际条约和有关规定的。许多外国驻华使馆对武警加强警备、防止不明身份者闯入使馆的做法表示感谢。在此次突发事件中,武警战士的做法不仅符合维也纳领事公约规定,而且完全是出于保卫日领馆及其人员安全的责任感。日方应正确理解武警的善意,更不应该曲解。罗田广司长表示,事件发生后,中方非常重视,并希望通过两国领事部门的合作,认真妥善予以处理。

上一篇: 北京奥运圣火成功登顶珠峰

下一篇: 中国铁路车辆首次出口发达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