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世:19世纪“小提琴之王”帕格尼尼逝世

1840年5月27日,19世纪“小提琴之王”帕格尼尼逝世。

1840年5月27日,当帕格尼尼在法国尼斯去世时,著名的匈牙利音乐家弗朗兹·李斯特怀着无限悲痛的心情在讣告上写道:“我毫不犹豫地说,再也不会有第二个帕格尼尼了。”

李斯特的话也许太绝对化了。不过在音乐史上,像帕格尼尼那样在生前死后的长时间内受到如此热烈称赞的人,确实是不多见的。

自从1828年在世界音乐之都维也纳演出成功后,这位意大利小提琴家简直成了人们崇拜的偶像;1831年更在巴黎和伦敦引起巨大的轰动,此后盛况历久不衰。

在音乐史上,帕格尼尼被誉为19世纪“小提琴之王”和浪漫主义音乐的创始人。他革新了小提琴的演奏技巧,扩大了它的表现力。他的乐曲和演奏对李斯特、舒曼、勃拉姆斯、柏辽兹、拉赫玛尼洛夫等人的创作和演技都有过深刻的启发和影响。因此,作为一个例外,帕格尼尼打破了一条历来为音乐界所公认的法则:不朽的伟大只有作曲家才能获得。恰恰相反,帕格尼尼赢得永久的称颂,主要不是由于他创作了许多首名扬乐坛的小提琴曲,而是由于他的演奏。

例如,帕格尼尼写过一支十分难懂的曲子《无穷动》。据说,直到现在,只有最优秀的小提琴家才能演奏它,但是也得花3分30秒钟方能奏完。而帕格尼尼自己演奏起来,只需3分钟就行了。这说明什么呢?据计算,这就意味着每分钟帕格尼尼必须奏出126个节拍,即1008个音符。更主要的是帕格尼尼以完美的音色把曲子解释得极其明了,正如德国小提琴大师路德维格·斯波尔说的:“他连拉得极快的时候都非常和谐!”

帕格尼尼这种非凡的技巧,很自然地引起研究者对他的手的注意。

在马赛时,西拉斯·皮隆迪医生观察到,帕格尼尼的锁骨已经形成这么一个样子,使他仅靠下巴而不用左手支撑,就能让小提琴牢固地保持恰当姿势,而可以熟练自如地演奏。皮隆迪指出,曾经有人以为他的指头特别长,这是一大误解。他的手指不动的时候确是长短正常,只是显得格外的纤细。但“在演奏时,他能够伸张得长一点儿……”。皮隆迪尤其惊异于“他左手的模样和柔软实在独特无比,例如,他能够把拇指往后翻到不寻常的地步,而且毫不费力”。巴黎的医生弗朗西斯科·本纳蒂也说:帕格尼尼“能够使左手各个指头的第一指骨……作奇特的屈曲动作,这个动作可以不需活动整只手,就使指头向侧面作自如的屈曲——并且轻易、准确而又敏捷……”本纳蒂惊叹说:“一定是造物主让他在实践中完善这种构造特性”。

本纳蒂的这句话颇有意思。但是并非由于“造物主”,而是由于劳动——旷日持久的勤奋练习,才产生了帕格尼尼的手。恩格斯在提出“手不仅是劳动的器官,它还是劳动的产物”这一划时代的命题时曾经指出,只是由于劳动,由于和日新月异的动作相适应,由于这样所引起的肌肉、韧带以及在更长时间内引起的骨骼的特别发展遗传下来,而且由于这些遗传下来的灵巧性以愈来愈新的方式运用于新的愈来愈复杂的动作,“人的手才达到这样高度的完善,在这个基础上它才能仿佛凭着魔力似地产生了……帕格尼尼的音乐。”

帕格尼尼的手的奥秘就在这里。只要想一想,还不到6岁,小帕格尼尼就得到爱好音乐的父亲的指导,每天在房间里刻苦练习小提琴十个小时以上,除了一次病危外,从不间断。于是,9岁就在故乡和佛罗伦萨独奏演出,13岁时已经成为一位小提琴家了。以后,帕格尼尼漫游欧洲和定居巴黎期间,也从没有放松过练习。因此,看看他数十年如一日的艰辛劳动,人们对他绝妙的演奏技巧,也就不难理解了。

上一篇: 贝尔——拉雪兹公墓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