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占山率部在江桥与军激战

1931年11月4日,马占山率部在江桥与军激战。

马占山率部在江桥与军激战

奋起抗日的马占山

1931年11月4日,黑龙江省代主席马占山率部抗日。

日本帝国主义在侵略辽宁、吉林得手之后即迸逼黑龙江省,形势非常危急,马占山受命代理省主席兼军事总指挥,奋起领导江桥抗战。

江桥抗战从11月4日开始到19日结束,历时16天,分为江桥第一线战斗和三间房战斗两个阶段。

4日午间,日军百余名在守军左翼渡江,向守军猛攻,并以飞机5架掷弹,守军死伤数十名,大兴车站亦被炸毁。至是,守军忍无可忍,不得已实行正当自卫,日军乃退。日军连日苦战,迄未得逞,乃于5日变更阵容,驱张海鹏的军队在前,由日军督饬向守军猛攻,张部不支败退。是役守军伤亡百余名;敌军死伤数目,据日方发表,死者167人,伤600余名,张部死伤700余名。

6月4日,日军进攻最为激烈,上面飞机,下面大炮,晚间有探照灯指示炮兵射击。是役日军伤亡亦重,滨本步兵联队几乎完全被歼,高波骑兵队亦死伤殆尽。这是日寇到东北以来损失空前的一次。守军伤亡约600余名。

自与日军冲突以来,中方随时将战况向北平报告,新闻记者也发表消息:从此各地贺电有如雪片飞至。守军虽放弃江桥阵地,然而全军士气仍极振奋。马占山11月7日将连日战况和退保三间房阵地的苦衷,以及誓与敌周旋到底、绝不屈让的决心,通电各方。

日寇在江桥受挫后,宣传苏联接济中方军火,以掩饰其薄弱真象,马占山于11日通电驳斥。是日晨,哈尔滨各界组织慰劳团约六七十人,携带物品到龙江慰问,由马占山代表全体将士致谢,并向代表表示抗敌决心,誓不屈服。各代表分头到各医院慰问受伤战士,午后返哈。是日有英伦《每日邮报》及上海《密勒氏评论报》记者亦访问了马氏,对马氏英勇奋战称赞不已。以后,中国各地纷纷汇款劳军,外国青年来信请求马占山签字的亦大有人在。中外报纸均争先登载黑龙江省抗日消息,足以说明日本帝国主义者的侵略政策,为爱好和平的人民所深恶痛绝。

黑龙江省战事消沉了4日,至15日战争又重新沸热。

15日早3时,马占山乘载重车带参谋、卫兵赴前线督战,先到昂昂溪指挥部。是日午,日军坦克袭守军前进阵地,守军稍退。16日上午11时,日飞机在富拉尔基上空投弹,同时日军以步、骑、炮、空、坦克部队约4000余名向守军全线猛攻,守军奋勇抵抗,双方鏖战,极为猛烈。守军以装备太差,死伤甚重。17日,日军利用飞机轰炸和重炮射击,以疲劳守军。18日晨,日骑、步、炮约三个联队对守军三间房主阵地实行猛攻,飞机、坦克、重炮配合作战。激战至午,多门师团前来增援。守军伤亡过重,不得已乘夜向昂昂溪方向撤退,大兴方面同时亦向后撤。沿途被飞机轰炸,死伤极多,步二旅团长吴德林在乌呼马站身受重伤。连日以来,部队伤亡过重,马下令全军退出省垣,当夜电告北平,并向各方面发出撤兵通电。

19日4时,马率军、政两署入员退出省垣。日军前锋于是日午越过东铁乌黑站,见守军业已撤走,午后2时骑兵一部入城,晚间日军第二师团长多门二郎率大部进入省垣。

马占山,1885年生,吉林怀德人。1911年投清军当兵。九一八事变后,任黑龙江省主席兼东北边防军驻该省副司令。1933年,任军事委员会委员,闲居天津。七七事变后,任东北挺进军总司令,率部在晋绥抗击日本侵略军。

马占山率部在江桥与军激战

马占山部队与日军反复争夺的嫩江铁桥

马占山率部在江桥与军激战

11月6日,在江桥周围激战中牺牲的马占山部士兵

马占山率部在江桥与军激战

给日军以重大杀伤的马占山部队

马占山率部在江桥与军激战

黑龙江省的中国国民党省党部为日军占领

上一篇: 华裔“光纤之父”高锟出生

下一篇: 阎冯通电下野中原大战结束